logo
提供專業網上推廣服務,包括 SEO 搜尋引擎優化、SEM 關鍵字廣告、PPC 點擊付費廣告、社交媒體推廣、電子商貿顧問服務、數碼分析及網站設計等。免費網絡推廣諮詢,立即聯絡我們。

SEO 搜尋引擎優化

SEM|PPC 搜尋|點擊付費廣告

社交媒體推廣

電子商貿服務

網站設計

立即聯絡我們
免費網上推廣諮詢,包括:SEO、SEM、PPC、社交媒體、電子商貿及網站設計等。

+852 2603 0600 / 5743 0073

香港銅鑼灣怡和街28號恆生銅鑼灣大廈12樓A-B室

星期一至六 09:00 - 18:00

+852 2603 0600 / 5743 0073

網購愈趨盛行 數碼推廣人才渴市

網購愈趨盛行 數碼推廣人才渴市

受2019年下半年開始的社會運動影響,不少無法做生意商戶轉而研究網上銷售的可行性,令原已愈加流行的網購,更加暢旺。但網購與傳統零售是兩碼子事,對相關人才的需求亦因而急增,尤其是資訊科技及數碼推廣人才,這些人才完全是可遇不可求。無論是實體店或網店,數碼推廣經已變得不可或缺,除了自行聘請相關人才,亦出現不少網上推廣公司 (agency),為企業提供解決方案,令人才的出路更多。

 

MyDress 數碼推廣專才難尋

合眾人事顧問有限公司總經理蘇偉忠說:「 社會運動令實體店生意受影響,更多企業推出網上銷售渠道,帶動這方面的人才需求。」

網購需要與社交媒體推廣SEO搜尋引擎優化、網上廣告、支付系統等各方面配合;而數碼推廣人才相對重要,相較於傳統推廣,他們需要擁有另一套技巧。

愈來愈多企業自行聘請數碼推廣人才,奢侈品牌大多建立相關團隊,預期今年加薪幅度可達5%至10%,幅度優於大市。

「另一方面,不少年輕人創業,創立專注於數碼推廣的公司,這些公司亦帶動相關人才需求,今年平均加薪幅度亦達5%至10%。」蘇偉忠說。

網上時裝店MyDress成立於2013年,現時平台出售女裝、內衣、鞋履、童裝、護膚及生活百貨六大範疇、合共逾30,000種產品。

雖然是網購平台,但是亦受到社會氣氛影響,生意於2019年7月至9月一度出現較為明顯的跌幅,直至第四季的銷售旺季,包括「雙十一」、「雙十二」、聖誕及農曆新年,才慢慢恢復至社會運動之前的水平。

MyDress董事黃震宇(Edmund)說:「農曆新年後,網購市場一向較為淡靜,我們會善用這段時間制定往後的策略;在招聘人才方面,上半年較為保守,首季不會請人,第二季之後才會考慮,至於較大型招聘則在下半年。」

MyDress於每年調整薪酬,今年情況如何暫未有定案,但管理層欣賞員工作出不同嘗試,雖然生意起伏,仍積極爭取與市場同步的加薪幅度,即約2%至3%。

雖然過去一年沒有增加人手,但是有兩個範疇的職位長期缺人,包括資訊科技及電子商貿。

現時MyDress的資訊科技部共有六人,預料明年下半年將增聘一至兩名員工,以配合業務發展,尤其是規模增加,需要將倉存物流、出貨系統、廣告平台整合得更佳,同時提升自動化功能,並且進行大數據分析。

基於市場供求,系統維護升級、項目管理人才非常缺乏,往往要花三個月或更多時間才能物色到合適人才,這些人才薪酬較舊有工作高出兩至三成非常普遍。

「科技往往需要嘗試,年輕人在這方面的接受程度較高,所以我們也會考慮剛畢業的學生。」

大學畢業生入職的薪金約17,000元至18,000元,工作一、兩年後,人工跳升至20,000元以上,若擁四、五年經驗,轉工的話,加幅隨時達兩至三成。

 

賺like之餘要帶來生意

另一個渴市的職位是數碼推廣人才,但這並不是一般的數碼推廣,只留意接觸範圍的數字,例如like and share;而是電子商貿的專才,需要具備更多資訊科技的知識。

「即使平台的人流暢旺,但沒有人購物也沒有用,所以能夠帶來生意的電子商貿專才更加重要,他們要掌握人流對甚麼有興趣、在網站逗留多久、來自哪些渠道,比較著重數據分析。」

這類專才一般由數碼推廣做起,累積三至四年經驗,了解基本運作及知識,同時學習廣告的操作系統,以及營運網購平台的技巧。

以市場一般情況而言,擁有三至四年經驗的數碼推廣人才,月薪逾20,000元,轉工跳槽的話人工升幅可達一成。

過去半年,由於社會運動影響,不少企業開始研究網上銷售渠道,Edmund接獲不少關於網店解決方案的查詢。

Edmund另外成立91APP HK Limited,與台灣電商公司91APP合作,為中至大型的零售品牌提供線上線下的整合方案。

「我們提供的方案不只是網店,而是將線上線下的生意及資訊整合;例如前線銷售人員可以主動邀請顧客前往網上平台購物,不但能夠掌握倉存、最新優惠,同時方便計算佣金以及建立顧客關係。」

 

Kontec Creative渴求具科技知識專才

近年市場出現不少專注於數碼推廣的公司,大多由曾在創意媒體公司工作的年輕人創辦,以較小規模、較高效率,以及更具創意的方式,為企業提供推廣方案。

Kontec Creative總監魏克遜(Mason)由傳統紙媒營業員出身,看準新媒體興起的契機,於2014年以零成本創辦市場推廣公司,最初他以freelance形式接工作,至2016年才開始聘請員工。

此後,他開始建立團隊,聘請不少是舊同事及行家,協助他們由廣告營業員,融入數碼推廣行業。

Kontec Creative專攻數碼推廣,而且偏重科技,現時有約10名程式員,較其他市場競爭者更加重視這方面。

Kontec Creative的客戶主要是化妝品、商場以及大型連鎖店,為他們編寫活動網頁、構思策略、設計廣告,然後於不同的網上媒體投放廣告。

當顧客按下廣告,便進入活動網頁參與互動,邀請顧客提供個人資料,以便累積顧客資料,與原有的客戶資料庫對比,進行精準推廣,方便日後邀請他們參加活動或購買新產品。

Kontec Creative現時共有員工40名,2017年生意額達800多萬元,2018年暴增至逾2,000萬元。

受2019年社會運動影響,客戶將推廣活動延後,Kontec Creative全年生意與2018年相若,因此公司暫時凍薪,也暫緩派發花紅,待經濟情況明朗化,再從詳計議。

 

視市淡為覓才時機

Mason說:「 2019年公司增加了人手,2020年也會繼續增聘,由於公司尚且較新,知名度不太高,市旺時未必輕易覓得良才,現在正是好時機,藉以提高我們的競爭力。」

Mason指出,客戶主任及程式員這兩個職位最難請人,前者必須擁有數碼推廣及照顧客戶的經驗,缺一不可,但傳統廣告公司或創意媒體出身的人,偏向著重照顧客戶,對數碼推廣認識不深,例如缺乏編程等知識。

客戶主任起薪點約13,000至15,000元,表現出色的話,兩年可晉升為高級客戶主任,薪酬約18,000至20,000元。

至於程式員,由於市場供應一向緊張,故亦相對較難請人,初級員工人工約15,000至17,000元,工作兩至四年可獲晉升,薪酬可達23,000至25,000元。

Kontec Creative的員工可享生日假、優於勞工法例的產假,另提供進修及購買參考書的津貼。

 

Ztoa Group搶手職位加薪約一成

Ztoa Group行政總裁鄧國健(Kenny)是「80後」,他曾在電視台及廣告公司任職,並於2009年創業,開設首間公司K-Marketing,主攻市場推廣。

Kenny說:「每年香港企業的廣告總開支持平,但傳統媒體的分額不斷被新興媒體蠶食,數碼推廣的『餅』只會愈來愈大。」

 

看重投資回報

Ztoa Group的發展情況反映了市場變化,Kenny其後陸續開始不同公司,包括KANO Technology(網站、手機App製作)、Kreative Plus(活動策劃及品牌構思)、Big Bang Creation(動畫及影片)、KOOL(網紅配對平台及教育工作),全部圍繞網上推廣,現時合共聘用約20名員工。

2019年下半年,本港發生社會運動,除了影響部分實體店,數碼推廣亦受到影響,因為無論在社交媒體發出任何資訊,均會被「洗板」,沒有人留意推廣內容,甚至有可能形成負面印象。

企業大多於一年前構思推廣策略,故部分簽下的合約,仍然需要繼續,不過預算縮減,規模較原訂為小。

「客戶愈來愈看重投資回報(return on investment,ROI),花錢要物有所值,所以員工必須懂得相關的數據分析。」

 

主力聘用年輕人

K-Marketing規模不大,聘用三名數碼推廣專員,由於數碼世界變化萬千,所以主力聘用年輕人。

數碼推廣專員起薪點約13,000元,約兩年經驗可達16,000至17,000元,三至四年可達約20,000元。

「過去數年,這個職位每年平均加薪約一成,所以即使2019年經濟較差,但我們仍傾向加薪5%至10%。」

由於快速消費品(Fast Moving Consumer Goods)的銷售,受社會運動影響相對較大,故Ztoa Group對前景暫未敢樂觀,於2020年上半年抱觀望態度,暫時不會增聘人手,若下半年市況回穩再作決定。

Kenny指出,近年很多人創立數碼推廣公司,僅一、兩個人也可以做,但創業容易守業難,因為數碼推廣牽涉很多範疇,所以也有不少公司離開市場。

Share
No Comments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