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提供專業網上推廣服務,包括 SEO 搜尋引擎優化、SEM 關鍵字廣告、PPC 點擊付費廣告、社交媒體推廣、電子商貿顧問服務、數碼分析及網站設計等。免費網絡推廣諮詢,立即聯絡我們。

SEO 搜尋引擎優化

SEM|PPC 搜尋|點擊付費廣告

社交媒體推廣

電子商貿服務

網站設計

立即聯絡我們
免費網上推廣諮詢,包括:SEO、SEM、PPC、社交媒體、電子商貿及網站設計等。

+852 5743 0073 / 3899 4130

info@hkgseo.com

九龍長沙灣青山道497號時來工業大廈3樓 (荔枝角站C)

星期一至六 09:00 - 18:00

+852 5743 0073 / 3899 4130

info@hkgseo.com

星期一至六 09:00 - 18:00

Yahoo!香港20年 陳啟滔大談網絡市場改變

Yahoo!香港20年 陳啟滔大談網絡市場改變

現在是人人都在滑手機的時代,配合手機軟件及科技配套的快速遞進,普羅大眾的網絡使用習慣亦隨之有變。時至2019年,正值是Yahoo!雅虎香港(下Yahoo!)的20周年,我們請來該公司的地區董事總經理陳啟滔(Rico) ,分享這些年來的網絡變化與公司策略,面對以光速發展的行業變遷與挑戰, Yahoo!又會如何應對?

C:Capital Entrepreneur
R:陳啟滔(Rico) (Yahoo!雅虎香港、日本及東南亞印度地區董事總經理)

 

從網絡搜尋器年代開始

 

C:Rico你入職雅虎香港剛好十年,這十年期間行業有何轉變?
R:我起初是負責廣告的,在2009年是互聯網發展得較蓬勃的年份,廣告主流可以分成兩部份,一是「display advertising」,即是「橫額廣告」;另外的是「搜尋器」,即「search engine」。我的工作職能是負責管理「搜尋廣告」部門的生意,但市場的轉變來得太快,大約一年後,我看到市場有整合。當客戶計劃campaign時,他們不會分開兩個源頭(search和display) ,反而會將其組合在起。因此,我們於2010年將兩個部門整合我被委派去擔當整合工作。我們可説是第間做這方面整合工作的公司,作為市場先驅我們學懂如何整合廣告營運,並幫到客戶整合campaign,提升表現。

 

C:去到2013年你被委任帶領整個香港的團隊這樣一變,可以涉獵的範疇便更廣闊吧!
R : 2013年是e-commerce剛冒起的一年,那年我們也有e-commerce的團隊,我與他們跟銷售團隊, editorial及product的團隊來個大整合。去到2014年,我有機會負責香港以外的國家,比如是印度與東南亞國家包括新加坡、馬來新亞、菲律賓等。每個國家都有其特性,用家的使用習慣各異,連所需求的資訊亦不盡相同。直至2017年,公司被Verizon所收購,將AOL與我們一起整合AOL在日本也有operation ,於2017年我被委派兼管日本的團隊,到近來, Verizon將我們這個機構brand in入他們的組織中,成為了Verizon Media Group的一份子。

 

從行業巨頭走向「價值」面向

 

C:想當年Yahoo!予人的印象是一枝獨秀,但由20年前到現在,感覺似有下跌的趨勢,你的看法是?
R:大時代在轉變,市場上沒有永遠的贏家,很多事情取決於用家的喜好,以及生活習慣的改變。就我個人觀察,20年前的産品生命週期長很多,如當年的walkman在市場上有超過8至10年的時間仍會歷久不衰。但今時今日,比如是智能電話,兩個版本之間相距可能只有3個月甚至是半年的時間。同樣地20年前做互聯網的skill set和能力要求很高但對比以前,現在的入門門檻漸漸降低。以香港為例,我看到很多20出頭的年青人,他們可能已經是初創公司的CEO。在這個大環境之下,不再是幾間公司獨大在市場領域了。但話雖如此,每間公司都有其存在的價值。20年前的Yahoo!專注是個入門的網站,我們的出發點多年來本質上沒有改變,就是提供日常必需的,以及成為大家每天慣常使用的媒介,讓大家覺得每天來Yahoo!也會有所得著。

 

C:現在市民對互聯網的需要很貼身,差不多每事都上網尋求解決方法。
R:20年前可能因為上網限制,用戶的每天上網時間只有1至2小時。但現在正因為手機的關係,往往可以用上10小時來上網。而你也不會期望人們將這10個小時也停留在同一個網站,可能食飯需要上網訂枱,有空時又會到e-commerce的網站逛逛。然而,由始至終,用戶停留在Yahoo!網站上的時間,我們不見得有持續性的下跌,反而我們看到他們的time spend一路有增長。我們追求的不是人們要在我們(Yahoo!)停留10個小時,而是在停留期間,我們的服務可以為他們提供到一個價值,那便很足夠了。

 

洞悉各擅勝場的網絡優勢

 

C:那你如何看你的競爭對手?比如是Google ?
R:我覺得是各擅勝場,不論是Facebook,Google也好”Google很明顯是search engine ,是實用的幫忙。而我們的重點則集中於幾方面-我們在美國有四大支柱,有新聞財經、娛樂和體育,綜合多年經驗,這四大範疇(的資訊)是最聚人流的。當然,social這部份也很重要,但要留意,「social」的定義也可演繹為人與人之間的溝通,既可以是messenger的服務,也可演繹為email的服務。但很奇怪許多人會有個錯覺,以為email已經沒落了;但我們的內部數據顯示卻又正正相反,就是越來越多人用,而且使用時間亦增加了。

 

C:剛才你提到2017年被Verizon所收購;在新的組織架構下,你們的定位如何?
R:在Verizon的投入下,我們會將重點置於三大領域,第一是放眼全球的影響力。在互聯網的世界是無國界,我們擁有差不多覆蓋全球的團隊優勢,我們接觸到的用戶達10億人。不論在美國、歐洲及亞洲區域、資訊可以有其互通性。舉例如,在美國若看到適合本港用戶的資訊時,我們很容易便能從美國的數據庫裡收納至香港的網站內容中。另外,我們亦曾轉播過皇室婚禮,在全世界的瀏覽量中,英國是最多人瀏覽的,其次是加拿大第三是香港° Verizon旗下既有TechCrunch
又有Engadget等品牌,透過國際化的網絡我們可以將全球不同資訊帶給用戶,這不是很多公司可以做到的。

 

開設Studio佔領網上視頻領域

 

C:資訊可以流通全球,現在網絡上有很多KOL的平台,他們同樣有著不少的影響力。你們會如何裝備,迎接這世代的網紅文化?
R:香港人對新聞和資訊的要求於近年亦有很大的改變,看片的人較閲讀文字的人多。大家看重的不再是hard-core的新聞,而是感興趣或與自己有切身關係的資訊。正因如此不止在香港,我們在亞洲區,甚至澳洲等不同地方設立了studio ,並且開始運作。尤其在台灣, studio成立接近兩年時間,透過這樣的TV studio ,我們可與用戶有近距離接觸台灣studio在運作初期會邀請很多名人、影視紅星等接受訪問、做show ,但他們發覺並不是每個人都是追星一族,便自製了一個名
叫「虎妮」的虛擬人物,在當地超級受歡迎。自從虛擬人物出場後,令到time to market變得更快,可用realtime直接做對話,做到互動,迎合不同階層和組群需要。以往的產品生命週期可以慢慢做,但現在受眾要求的卻是即時性了。

 

C:台灣的TV show都很蓬勃,「虎妮」會同樣進軍香港市場嗎?
R:香港就會有不同演繹了!我們不會用回這個,會再度身訂造新的。除了做一些本地化的資訊,也會在全球建立以會員為中心的制度概念。香港地區預期在今年推出,大家上來網站後可以成為會員,不單止瀏覽資訊更會提供貼心的資訊與優惠,過程中我們又可知道他們要求,提供相對的服務,是一種two-way的exchange。

 

C:在可見的未來,會有其他的計劃去做?
R:如果只在香港做研發,應用性會有所局限。但我們的研發部門會有統一的資源開發,在台灣、印度等都有研發部門。他們的方法是若看到一個國家的function或機會,會將這些想法綜合,看看在不同國家能否用得到。正如是虛擬人物,當知道如果在台灣成功後我們會在東南亞其他地區一同去做。

Share
No Comments

Post a Comment